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建设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化

《悲惨世界》里的美

作者:周文莉 发布时间:2020-03-05 浏览次数:

    读雨果的《悲惨世界》已有数年。因此,小说的细枝末节已记得不太真切。但在时间的磨损中,有些情节却依旧历历在目,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悲惨世界》以一个苦役犯冉阿让入狱,越狱,隐姓埋名,造福一方,再次入狱,再越狱,再隐居,最后死去为线索,围绕主人翁展开了一个个跌宕起伏的感人故事。读完这部小说,我不禁感叹:书中的每一分“喜”都透露着无尽的“悲”。最后,万般磨难夺不去的生命却在即将到来的幸福面前陨落。这是何等的悲凉?雨果以其高超的艺术感染力,勒紧了我们每一位读者的心。

    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无疑,雨果的《悲惨世界》里描绘的种种悲都是令人生痛的。那些因法律和社会习俗造成的社会压迫,那些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那些贫穷,饥饿,黑暗,让男人潦倒,让女人堕落,让儿童羸弱,让一个个读者潸然泪下,悲愤不已。因而,我觉得,《悲惨世界》不单单是一部不朽的文学作品,更是雨果赠予我们看到人性善良和正义的眼睛。读完这部作品后,我真正悲伤的是其中的美好被毁。

一、关于爱情

    小说开始和结尾都讲述了人类永恒的话题,那就是爱情。芳汀也好,珂赛特也罢,两个女人都遇上了自己向往的爱情。只是,母女俩的遭遇却大相径庭。小说中描绘到芳汀面容姣好,肌肤雪白,一头金发,一口皓齿。如此美丽的女子,遇上情人,有了骨肉。这是一个女性为爱情不惜一切代价的勇敢和纯粹,以致被情人抛弃遭受世俗诟病也铿锵无悔。而小说在珂赛特与马吕斯的相爱过程的叙述上,显得更含蓄宁静。从偶然遇见到默默等待,两人的爱在彼此的眼神中交织升华,而爱情,恰巧又会在这样的静待中愈发浓烈。所以,当一方突然没有如约而至时,爱就变成失落和疯狂寻找。加之冉阿让和珂赛特不能告人的身世背景,更给这份情感增添了欲进又止的迷离感。我很喜欢这样形式发展而起的爱情,纯净而简单,让人们摒弃了世俗的圈套,自然而然的探求自己内心的情绪。当现实的困窘出现时,心中已有与之相抗的坚毅。

   二、关于母爱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确,对于一部作品,不同身份的人会为不同的情节动容。在《悲惨世界》中,最令为人母者动容的,我想应该是芳汀为女承受痛苦的伟大母爱吧。作为一位没有结婚却生有一女的女性,她承受了世人的耻笑与冷眼。原本不易的生活,却因陷害和污蔑雪上加霜。但这个女子仍保持着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对生活中的卑鄙小人毫无防备。她以为,世界上的所有母亲都有一颗善良真诚的心。所以,她把在磨难中遇见的德纳第夫妇误认为是自己和女儿的救命稻草,甚至以为这对贪财自私的夫妇会是女儿最好的养育者。世上没有哪位母亲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但如果离开会使自己的孩子成长得更好,她便义无反顾。读到此处,我忍不住痛骂德纳第夫妇的无良,但又为芳汀的单纯而悲悯。雨果在此处把母爱作为引子来反映社会的美与丑,善与恶,显然是成功的。

最令人心痛的不是芳汀至始至终未能识破德纳第夫妇的欺骗,而是小说把芳汀的一开始塑造的美一步步毁灭的过程。当初我读到小说开头对芳汀美貌的描绘时,我以为这部小说也许会跟《茶花女》的情节差不多,讲述西方上流社会的艳俗生活。可是,读到后来芳汀为救女卖掉美丽的金发,卖掉牙齿,甚至卖掉自己的肉体成为妓女时,我才明白作者一开始描绘这位女性的“美”就是为了后面的“毁”。这种从有到无的落差,增添了悲的分量,也彰显了母爱的伟大。#p#分页标题#e#

三、关于人性

《悲惨世界》的主题是写人类与邪恶之间不懈的斗争,人类本性是纯洁善良的,将一同走向幸福,但要经过苦难的历程。小说主人公冉阿让一生的道路坎坷,几乎具有了各种非凡的活力。这让现代生活中轻言放弃的我们感慨万分。在冉阿让遭受万般磨难的时候,我曾发问: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在一次次跌倒中站起来?相较于那一生的磨难,选择死亡难道不容易些?

生活不可能同时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在我看来,冉阿让的入狱是令人同情的。在这里,我们暂不说法律的作用,只探讨在一种恶劣的环境下,人性的善恶。饥饿是社会问题,而冉阿让偷窃是为了救济自己的外甥。小说这样的塑造,无疑是在呼唤和赞美人性的真善美。

一个不断遭遇磨难的人,可能会被折磨得对所有人怀有敌意。但如果有一个人给予他关怀,他便能成为体恤万民的“救世主”。对于冉阿让,社会的残害、法律的惩罚、现实的冷酷使他"逐渐成了猛兽",盲目向社会进行报复,但他的良心并未泯灭。神父的启发让他造福一方百姓并当上万人敬仰的市长,他慈悲地抚养芳汀的女儿珂赛特,在珂赛特得到幸福有了归宿时却带着赎罪的爱离开人世。在这一生的辗转中,我看到了冉阿让的不屈与坚韧。那是一种自我的救赎,也是人性的良知所肩负的责任。

是的,往往死比生更容易,但生命的意义并不是让我们避重就轻。在生活的重重考验下,我们的选择成为衡量人性的试金石。冉阿让做到了,并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最高的法律是良心”。

当然,作者笔下的冉阿让并不是一个抽象的人。从出身、经历、品德、习性各方面来说,他都是一个劳动者。他是被压迫、被损害、被侮辱的劳苦人民的代表。他的全部经历与命运,都具有一种崇高的悲怆性,这种有社会代表意义的悲怆性,使得《悲惨世界》成为劳苦大众在黑暗社会里挣扎与奋斗的悲怆史诗。

的确,雨果《悲惨世界》,不管你从哪个角度欣赏,都渗透着悲凉,可恰巧又是这些悲唤醒了我们心底对美好的向往,从而在现实生活当中,更加理解和珍爱这部小说里被毁掉的美。(作者:周文莉)